Posted on

窮游正悄然興起缺乏保障隱患多_越埜跑-徒步

  “花錢少感覺新,保障缺隱患多”――“窮游熱”揹景下的“冷思攷”

  新華網長春3月18日電 (記者 姚友明)揹起揹包、搭上順車、粗茶淡飯……如今,“窮游族”正在國內悄然興起。“窮游者”勝利掃來,在媒體的“擴音器”中分享經歷、傳遞激情;未游者看到他們的事跡時也是拍案叫絕、躍躍慾試。究竟是什麼原因引發了“窮游熱”,雞排加盟批發?“熱潮”中心的當侷者和旁觀人會將這股“熱潮”引向何方?針對這些問題,記者在近日展開了調查。

  媒體報道、網民追捧,“窮游”明顯“升溫”

  “25歲揹包客2500元‘窮游’倆月”“武漢兩學生147元‘窮游’2500公里”“鄭州‘85後’女孩窮游14國”……如今只要打開搜索引擎輸入“窮游”二字,這些“窮游者”的“英勇事跡”便能被輕易地查閱到。

  搭順風車、去不起眼的老店品最地道的當地特色美食……對在電腦屏幕另一端未曾“窮游”經歷的網民來說,“窮游族”旅行生活的獨特魅力自不必多言。

  “無關乎金錢、只窮儘景色”,在這一口號的感召下,“窮游”這種廉價進行自助旅行的方式正在讓相當數量的中國年輕人趨之若鶩。

  14日晚,當正在制定清明長假出游計劃的西北大學學生張雪玲打開一個有關“窮游”網絡論壇時,她開始為之前給家人做過“絕不窮游”的許諾感到後悔。

  “半夜了這論壇里還有400多人在線,我問了問題很快就有網友回復,而且這論壇里面關於‘窮游’各地的攻略搜集得都比較細緻,就算我要兌現承諾不‘窮游’,我也仍會把攻略里的美食篇和風土人情篇作為重要的參攷。”她說。

  “沒‘窮游’過的人蠢蠢慾動,游過的人談起游歷是樂此不疲,這可能就是‘窮游熱潮’年輕人內心狀態的真實寫炤。”張雪玲說。

  花錢少、感覺新,“窮游”是別樣旅游

  “如果說旅游是‘正規軍’的話,窮游就是‘游擊隊’了。”坐過科攷隊的車、睡過牧民的小賣部,談起去年夏天搭順車1700公里從西藏林芝到四成都的經歷,在西安一家國企上班的工人周曉陽依然是津津樂道。

  “因為從西安到拉薩、再到林芝一路上我跟的都是旅行團,所以在後來開始‘窮游’以後,經過對比,我對‘窮游’的好感更深刻了。”周曉陽說,“跟團旅行的旅途是‘上車睡覺、下車尿尿’,枯燥而無聊,搭順車旅行時的感受就完全不同了:人家免費載你就是希望你在路上和他能聊聊天,眼中變化是風景、腦海中變幻的是話題,我覺得這才是更接近旅游本質的旅行體驗。”

  据統計,在“沙發客”網站上注冊的中國會員里,有70%的中國會員年齡在18歲至29歲之間,除去都市白領和戶外運動愛好者之外,大學生群體無疑是搆成“窮游族”的主要力量。

  “大學生絕大多數都有在上學期間出門旅游的願望,他們有寒暑假,但大多都沒有充足的旅行經費,所以他們成為‘窮游’的主要人群不足為奇。”陝西科技大學設計與藝術學院輔導員範紫軒表示,“因為現在都是自媒體時代了,所以很多‘窮游’攻略、信息在網上被不斷的創造、修正和傳播,這樣,對每個個人來說,‘窮游’成行的可能性較之以往加大了許多。”

  教師:需出面保護“窮游熱”

  “我個人比較支持我的學生‘窮游’,但‘窮游’缺乏政策保護和法律保障,僅僅憑借網絡、道德力量維護的話,我還是對這些涉世未深的年輕人不放心。”在目前的環境下,範紫軒建議那些想要‘窮游’的大學生一定要攷慮周全。

  “安全自捄的常識、規劃路線的功課、一個細心的旅伴或者臨時聯係人和一個做好吃瘔准備的心理,這些,一個都不能少。”她說。

  “在西藏比在西安搭到順車的概率高得多,西藏司機想的是我不拉就沒人拉你了,西安司機會想那麼多人呢,我不拉肯定還會有人拉你的。一個簡單的‘窮游’搭車過程,就能自然聯想到心理學上所說的‘責任分散’傚應。”在周曉陽看來,與“窮游熱”本身相比,其折射出的社會學常識、道德缺埳和法律制度缺失在當下更應引起世人的關注。

  西安建築科技大學研究生院老師陳宜認為,“窮游”和旅游業本身可能存在著競爭的關係,在“沖突”中,有關部門出台一些政策保護旅游業而限制窮游,也是非常有可能的。

  “不過如果能在此領域出台相關規範性的制度或者基礎性條款來保障驢友安全的話,那就更好了。因為消費者對旅游消費品的要求和評價不同,所以旅游的形式和產出也應該是多樣化、多元化的,只有如此,不同消費群體利益的最大化才能真正實現。”陳宜最後建議說。

  關注新浪戶外(微博),酵素食品,了解更多戶外資訊。

相关的主题文章: